【美麗日報2019年11月09日訊】中共在新疆大規模迫害維吾爾人,引起國際社會強烈譴責。據多方披露,中共政府為欺騙海外考察團、平息質疑,僱用臨時演員在街上營造「自由開放社會」的假象,還教演員提前背會諸多問題的答案,試圖蒙混過關。

加拿大《環球郵報》採訪多位人士發現,許多海外視察人員到新疆時,街上的行人、攤販、司機、在清真寺祈禱的信徒等,都由中共篩選過的警察、教師、退休人員等臨時充當,有時乾脆由警察直接扮演。

英國紐卡斯爾大學研究語言教育的女博士生布多夫(Hanna Burdorf)過去一年半中三次到新疆考察,她發現街面上的監視攝像頭大量消失,全副武裝的警察少了,檢查站也鬆懈了。但她在喀什看到很奇怪的景象,在大街上翩翩起舞的維族女子,在外國遊客離開後,馬上被警車集體帶走。她意識到這些維族女子是中共安排的臨時演員。

一些集中營的高牆和電網被拆除,外國視察者受邀參觀,聽關押者講述他們的美好生活。然而,當加拿大阿爾巴尼亞裔記者賈澤西(Olsi Jazexhi)在追問被關押者信仰問題時,看到他們的眼神流露恐懼,還哀求地瞥向警察。「這一切都是表演」,賈澤西指出,「(警察)根本就是在騙我們,他們希望我們向世界報導出假相」。

賈澤西被帶去參觀的阿克蘇的「職業培訓學校」。(圖:Olsi Jazexhi)

今年1月逃離中國、如今在美國的維族婦女達沃特(Zumuret Dawut)向《環球郵報》透露,去年10月,8名當地官員和警察來到她在烏魯木齊的家,要求她79歲的父親第二天去清真寺祈禱,祈禱一次給20元人民幣(約合87新台幣),一天需要祈禱5次,有100元報酬。

她的父親十分驚懼,他已許久沒去清真寺祈禱,擔心像其他穆斯林一樣被關入「再教育營」,且當地清真寺早已關閉。但官員和警察說,將有各國貴賓來烏魯木齊巡視檢查,他們希望檢查員看到有人祈禱。

達沃特看著官員們怎樣教她的父親回答觀察員提問,他需要回答「不禁止我們祈禱」或「不禁止我們進清真寺」。

一名從伊犁逃到歐洲的維族女子說,遊客來時的場面就「像演電影」。(出於保護其家人的安全考慮,環郵報導中未披露其姓名。)

她記得,一位當漢語教師的維族朋友被要求上街扮演維族行人,這位朋友坐在她家客廳,硬著頭皮背誦50多道問題,以應對外國考察團的提問。如被問到再教育營在哪裡,她需要回答「我不知道」,另一個標準答案是,「沒有這樣的集中營,只有一個培訓職業技能的學校。」

還不只是這位教師朋友,她在派出所的朋友也在「彩排」,他們需要扮成公共汽車、出租車司機,以及在街邊賣水果的攤販。

一些警察朋友也向達沃特提到同樣的事,他們還需要扮演店主和外出購物的夫妻。一位去新疆開會的西方人也聽到當地維族警察抱怨說,外國人一來開會他就要當出租車司機。

烏魯木齊街頭的中共警察。(圖:AP)

「再教育營」恐怖黑幕

近年來,中共政府將上百萬新疆維族人非法拘禁在「再教育營」,其恐怖黑幕持續曝光。29歲的維族女子米娜(Mihrigul Tursaun)在去年華府舉行的記者會上,披露了在再教育營的恐怖遭遇。

曾在國外生活的米娜回憶道,關押期間她被反覆逼問在國外接觸什麼人、參與過什麼組織,甚至被施用「老虎凳」等酷刑、服用不知名藥物,身心受到巨大創傷。

在她被關押的3個月內,最恐怖的經歷莫過於親睹9名獄友遭殘酷折磨至死。她說,無法想像全國會有多少人死去。

流亡海外的新疆政府公務員阿汗披露,她認識的一個小女孩被關押期間被強姦,放出來時帶著新生嬰兒,這表明新疆「再教育中心」是民族滅絕的集中營。

通過株連親屬 迫害境外維吾爾人

中共政府還試圖以株連親屬的惡毒方式,讓海外維吾爾人噤聲。一些維族活動人士見到美國官員後,其在新疆的親屬被帶走關押、酷刑虐待甚至死亡。

為此,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本月5日公開譴責中共,強烈要求「北京停止對中國境外維吾爾人的一切騷擾,並允許他們與家人自由交流而不受影響」。

蓬佩奧上月8日還宣布對在新疆壓制維族的中共官員和其家屬施行簽證限制。他警告,中共必須結束嚴厲的監視和鎮壓,釋放所有被任意拘押的人。

賈澤西在新疆的採訪片段

責任編輯:松林

分類: 中國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