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美麗日報2019年11月04日訊】香港民眾3號發起「七區開花」集會反對警察暴行活動,但整場活動不僅發生港警在街頭、公園、商場,無差別搜捕聚集或戴口罩的「可疑」市民,並有記者遭無理拘捕。在太古城中心發生兇嫌持刀襲擊示威者,造成至少5人受傷,議員趙家賢遭兇嫌咬掉左耳,3號這一天,全港宛若戒嚴城。

「七區開花」活動,響應地區包括沙田、屯門、旺角、金鐘、荃灣、大埔、黃大仙等地,但港警卻針對這7個地區,進行「無差別」驅趕、盤查與搜捕等暴力執法手段。

入夜之後,警方從驅趕升級為圍捕行動,並以「執法」之名,強行進入各大廣場、商場,發射催淚彈、任意攔截搜索警方所謂的「可疑」人士,當面對港民的指責,港警直接以胡椒噴霧伺候,甚至還出現舉槍威嚇商場中庭的高樓層民眾。

過程中,香港浸會大學編委記者在太古城中心採訪時,被警方無理拘捕;立場新聞的記者也被防暴警察壓倒在地、鎖上手扣,並押上警車帶走,但是這兩名記者都有配戴記者證,外界質疑,警方無理濫捕,《立場新聞》則是強調,記者有權在現場採訪,要求警方交代記者被捕原因。

然而,就在警察離開後不久,約在晚間7點40分左右,一名身穿灰衣、說普通話的男子,在太古城中心外,持刀砍傷多人,群眾隨即將他壓制並圍毆施以私刑。

當時在現場的民主動力召集人、太古城區議員趙家賢上前勸阻灰衣男,但他只回應「不是我打人,我打狗」,隨後,灰衣男掙脫控制,抱住趙家賢並將他左耳朵咬下一大塊。

有分析認為,這起暴力事件疑點重重,灰衣男事先已在背包內藏刀,傷人時高喊「光復台灣」,而且當警方到場後,並沒有馬上控制灰衣男行動,將他戴上手銬。

這和平常港警拘捕抗爭市民時相比較,4、5個警察對付一名抗爭者,即使是女性也是立刻反綁其雙手的作法,兩者之間形成強烈對比,讓港民質疑,這起暴徒行凶事件似乎是有備而來。

責任編輯:李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