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美麗日報2019年11月21日訊】前英國駐港領館港籍雇員鄭文傑(Simon Cheng)日前接受BBC專訪,同時發表長篇網誌,詳細講述自己被拘留深圳15天中所遭受的酷刑。

現年29歲的鄭文傑原本供職於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蘇格蘭國際發展局(SDI),今年8月8日乘坐高鐵去深圳出差失蹤,後證實被中共警方以「賣淫嫖娼」為由拘留。

鄭文傑說,中共國安拘留他是為了得到香港反送中活動的相關訊息;而刑訊逼供並不是為找出真相,而是為證實和豐富他們預先寫好的「劇本」。

威脅恐嚇和酷刑折磨

被抓後,鄭文傑從深圳福田派出所被轉到羅湖派出所,後關押在羅湖拘留所。

在福田派出所的審訊中,他被綁在「老虎凳」上一整天不得動彈。審訊人員告訴他,一旦到了大陸,中國的法律就可以懲罰他,因為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。

一天後,鄭文傑被轉到羅湖派出所。這樣可以在沒有指控的情況下延長24小時審訊時間。警察告訴他,如果配合他們「工作」,他能少遭罪並免於行政拘留;否則將面臨無限期刑事拘留、嚴厲的刑事指控,並且被交給國安警察處置。

鄭文傑被要求在行政拘留15日的通知書上簽字畫押,他看到拘留起始日期處並沒有填寫,這使中共可以任意延長對他的關押時間。

隨後,鄭文傑被送往羅湖拘留所,並從第二天起被單獨監禁。

國安警察對他的「審訊」在拘留所以外。他每次都被銬上手銬腳鐐、蒙上眼睛、戴上令他窒息的頭罩, 然後被推搡進一輛私人車,載到某個隱密的地方遭受酷刑。

有時他被手銬腳鐐吊成X型長達好幾個小時。抬高的雙手不能充分血液循環,讓他非常痛苦。

中共警察還命令他長時間保持「半蹲」等固定姿勢。如果堅持不住就會被打,還被尖棍子捅膝關節等脆弱的部位。

有時他被罰站剝奪睡眠,要是不小心晃動身體或睡過去,就被命令唱中共的國歌「醒腦」。

在酷刑過程中,鄭文傑一直被蒙眼睛戴頭罩。他出很多汗,感到疲憊、眩暈和窒息。他還不准說話,要開口必須說「報告,領導」徵求同意,因為這是「規定」。要是忘記「規定」,警察就用某種尖銳的棍棒抽打他的嘴和臉。

曾有一個聲音低沉、說粵語的男性跟他說:「你竟然敢替英國人監視中國人,你的待遇會連狗屎都不如。」另一個北方口音的人說:「我們是秘密情報部門的。大使館就是個公開的間諜機構,你(為英領館工作)歸我們管。你要清楚,在這個地方沒有人權。」

警察問鄭文傑是否認識同時在軍情五處(MI5)和軍情六處(MI6)工作的人,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的建築結構,什麼部門在哪一層、工作證是什麼樣等等。他們也要鄭文傑配合他們關於抗議中「外國干預」的劇本來認罪:

1)英國通過捐贈金錢、物資和設備來煽動香港騷動; 2)鄭以暴力方式組織、參與和煽動抗議; 3)鄭用英國政府的薪水為被香港警察逮捕的那些大陸人支付保釋金。

意識到這些指控足以判處其幾十年甚至終身監禁,鄭文傑在遭受酷刑的同時,拒不認罪。

由於酷刑,鄭的腳踝、大腿、手腕和膝蓋嚴重受傷,警察命令他不要和醫生說實話,而是說在地上摔傷。一週下來鄭文傑已不能走路,於是警察改為心理戰。第二週,他仍然被禁閉在小號。因為不想酷刑曝光,警察帶藥膏和油精來給他治傷。

接下來,鄭文傑被帶到「集體調查中心」。脫下眼罩時,他看到警察在登記處填表申請審訊室,他的案卷上寫有「保密」字樣。

他看到有大約10名年輕「嫌犯」在接受審訊。他們都戴手銬,穿著犯人的橙色馬甲。走過走廊時,他聽到一間審訊室里傳出一個聲音,「把手舉高點!你抗議的時候不是舉著手揮舞旗子嗎?!」鄭文傑認為警察在給香港示威者用刑。

被迫認罪

經歷恐嚇折磨又與外界完全隔絕,鄭文傑在拘留期間非常害怕。他不斷地按照警察的要求一遍遍寫「嫖娼」和「背叛祖國」悔過書,然後背誦。警察用手機拍攝他背誦的視頻,期間還示意他唱中共國歌。

最後一次,警察把鄭文傑帶到一個裝修精緻的接待室拍攝他「懺悔」和「證詞」視頻。他們遞給他一個編寫好問題和答案的劇本,讓他通過鏡頭向外界演出自己在拘留期間得到了人道對待。

英國痛斥中共 雙方矛盾升級

英國強烈抨擊中共酷刑虐待其雇員的行為,外交大臣藍韜文(Dominic Raab)在一份聲明中說,「對他(鄭文傑)在中國被拘留期間遭受的虐待,我們感到驚懼和愕然,這種行為構成了酷刑。」

11月20日,藍韜文要求召見中共大使,要求他作出解釋,但是中共大使拒不前來,雙方矛盾急劇升級。

中共外交部就此對BBC作出回應,說他們「絕對不接受」藍韜文的傳喚,反而要傳喚英國大使,以表達中共對英國的「憤慨」。中共發言人還威脅英國「停止干預」與香港有關事務,因為這只會「損害英國自身利益」。

責任編輯:高進